人之初散记:28、两个黄鹂鸣翠柳——一位过来人的回味
时间:2017-05-29 22:45:09,点击:0
人之初散记:28、两个黄鹂鸣翠柳——一位过来人的回味
 
作者:瘦石 代发:Sun
声明:未经作者书面授权,任何媒体、网站和个人不得转载、引用、发表、发布。
 
上世纪五十年代初,家乡的鸟无论数量还是种类,现在的年轻人是无法想象的,特别是春夏之交时节,天上、树上、灌木丛中、地上,成了各色鸟的世界,有人夸张说:“不把鸟往两边分一分,就没法支网了。”我们小孩子也能认识几种鸟,知道它们的大概习性,也就在这个年代,我就能背诵“两个黄鹂鸣翠柳”和别的几首古诗了。
 
此后,不知为什么,一直没有人给我开讲发蒙,我这就一直蒙着。虽曾身处鸟国,也从来没有想过:杜老先生的时代时节及他所在的地方,跟我幼时比,鸟的数量和种类怎么样?那翠柳之上单单就两个黄鹂吗?那两个黄鹂为什么要偏偏落在那翠柳上,它们是父子、母子、兄弟、姐妹、朋友还是恋人?它们鸣叫的是“大江东去”还是“绿肥红瘦”?这情景是真的吗?有若干的未曾想,更不要说诗的艺术与意境及其与绘画的相通等等了。
 
老之将至,忽然有一天,看了一篇谈诗的文章,顿觉“两个黄鹂鸣翠柳”和那几首诗差不多是白背了,大半辈子不会用脑,似乎是白活了。自知愚笨,与事与理,少有思虑,但能想一想应该不是奢望。回首,只能感叹于开讲与发蒙了,如果小时能有人适时恰当发蒙,大概也能长出一点诗情画意的翅膀,虽然不会漂亮,到底还是翅膀。